徐明星:少年意气强不羁

徐明星:少年意气强不羁

作者|刘广

3月2日,《2021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出炉,在区块链行业的17位上榜者中,有4个是中国面孔:

欧科云链的徐明星、比特大陆的詹克团、币安的赵长鹏、火币的李林。

最年轻的是徐明星,36岁。

英国人胡润在1999年推出自己第一份中国富豪榜时,搜狐的张朝阳排在50名,是前五十名中唯一一个互联网人,第一名是荣毅仁家族。

那正是中国互联网刚刚开始爆发的时期。此后互联网不仅仅迅速改写了英国人的榜单,榜单的变化又反过来折射出这个古老大地上正在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到了2006年,除了张朝阳,李彦宏、马云、马化腾带领BAT也纷纷亮相,年仅35岁的丁磊以90亿财富排在了11位。

那是一个财富神话辈出的年代,也激励着众多年轻人下海创业。也就是在这一年,徐明星选择从中国人民大学数学系退学,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那一刻,或许徐明星有过犹豫,也有过彷徨,不过他更明白,人生有几步是需要跑的,特别是你在年轻的时候。

毕竟,是年自己刚刚21岁。

徐明星:少年意气强不羁

我们最后变成什么样,并不取决于我们选择了那条道路,而是取决于我们的内心

初次创业的徐明星并不顺利。第一个创业项目很快就失败了,他甚至加入雅虎中国,打算老老实实做一个IT技术男。

不过,作为一个从苏北走出来的人,徐明星骨子里或许就不愿意做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2007年,徐明星选择与毕业于哈佛的林耀成合作,共同创立了在线文库——豆丁网,他的身份是豆丁网CTO。2008年1月,豆丁网正式上线,上线仅仅2个月后,豆丁网注册用户就超过50万。不过很快,百度也看上了这个赛道,推出了百度文库。

巨头之下,寸草不生。

在残酷的商业世界里,一旦被互联网巨头盯上的赛道,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无疑进入了至暗时刻。

豆丁网又一次走到了生死存亡的路口。

曾经徐明星幻想把豆丁网打造成垂直领域的独角兽,没想到又一次迎来狂风暴雨。

作为中文社会化阅读平台,如今豆丁网虽然有超过7亿份的应用文档和书刊,日均PV超过2000万,不过已经被百度文库远远甩在了后面。只能偏居一隅,孤独而寂寞的活着。

两次创业的经历让徐明星认识到,不能跟着大象起舞。

“规则是巨头制定的,跟着他们玩,最后只能完蛋。”

他下定决心,必须要去做一个颠覆者。

做你没做过的事情叫成长,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叫改变,做你不敢做的事情叫突破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政府信用被高度透支,人们发现自己奔跑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印钞机的速度。

此时,比特币横空出世。

2010年5月22日的一个傍晚,一位饥饿的程序员Laszlo Hanyecz在美国用10000个比特币换了总价值25美元的2个“棒!约翰”匹萨,并在网上发帖炫耀比特币的实用价值。

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管局局长姚前日前曾经撰文表示,技术变迁推动了货币形态从商品货币、金属货币、纸币到电子货币的演化,随着区块链快速发展,技术对货币演化的影响进一步深入。由于比特币的出现,人类社会正面临一场“新型货币战争”。

不过直到2011年,数字货币市场还如同一片贫瘠之地,国内玩家们停留在通过淘宝、QQ群交易的阶段,人们对比特币的认知远没有现在深刻而成熟。

后来在这个领域叱咤风云的人物还只是怀着对新兴事物的热情在这里滋生暗长。

徐明星:少年意气强不羁

在这一年,26岁的徐明星在看一部名为《傲骨贤妻》的美剧时记住一句台词:Bitcoin is the future,real is gonna change。

徐明星记住了比特币。

世界真正的乐趣在于准确的预见。

也是在这一年,依靠团购网站人人折赚到人生第一桶金的李林也开始被比特币吸引。

徐明星和李林两人后来成为这个赛道上亦敌亦友的关系,既相互竞争,又惺惺相惜。

2013年年初,比特币概念开始从少数极客圈子拓展开来,得到越来越多的人认知。一枚比特币的价格也由十几美元猛涨到1000美元,线上交易量大增。

已经从豆丁网离开的徐明星在这一年开始了自己第三次创业。

依靠蔡文胜等人500万元天使投资,加上自己的100万元,成立了数字资产交易平台OKCoin。上线三个月后,徐明星获得策源创投领投的A轮1000万美元融资。

企业家的宿命就是迎接风暴,在大海中游泳

徐明星这次选择的赛道确实是颠覆性的,颠覆到各国政府都如临大敌的程度;徐明星这次选择的赛道也足够新,所有人都在同一起跑线上,唯一能做的就是奋力的成长。

这意味着,徐明星选择的这条路并非坦途,期间充斥着多舛与波折。

各种争议与非议也相随而来。

不少的创业伙伴这时离开了他,最为有名的就是出走后创立币安的赵长鹏。如今已经与徐明星一起登上了胡润的榜单,甚至排名比他还靠前。

面对市场的波动,来自用户的争议也一度让他背上包袱。

徐明星:少年意气强不羁

曾被人们追捧,又被媒体踩踏。

每一个创新者似乎都会处在一个不友好的环境中;以颠覆者姿态崛起的企业,几乎必然遭遇质疑和批评。

有一段时间,徐明星似乎很消沉,谈起有些事情,话语中流露出不甘与怒气。后来他也很少对外界表达自己的声音,习惯只和自己特别熟悉的人沟通。不过私下里,其实他经常有说话的冲动,只是担心在公开场合表达会被误解,语言会被媒体随意解读。

毕竟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张爱玲在《年轻时的弯路非走不可》里讲述了一个小故事:

在青春的路口,曾经有那么一条小路若隐若现,召唤着我。

母亲拦住我,说那是条弯路,那条路走不得。我不信。

上路后,我发现母亲没有骗我,那的确是条弯路。

我碰壁,摔跟头,有时碰得头破血流,但我不停地走,终于走过来了。

能蹚过泥地的,都有真本事。

徐明星亦是如此。

跨出自己的安全区,给未知世界一次尝试的机会

2017年“九四”之后,国内数字货币交易所悉数被关停。徐明星重新调整赛道,将精力放到区块链底层技术研发上。

经过多年在数字货币领域的沉浸,他对区块链的理解,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懵懂少年。他坚信区块链必定与大数据、人工智能一样成为未来社会的基础设施之一。

他相信技术是一个企业真正的壁垒,也是互联网行业真正的复利,他要将欧科云链集团打造成区块链技术的“蓄水池”,从而实现向社会源源不断地输出。

徐明星对认定的技术方向,砸起钱来毫不手软。他从BAT挖来大批人才,又启动了“鲲鹏计划”,从基础开始大力培养区块链人才。

人们似乎又看到了当初那个信仰技术的年轻程序员。

如今的欧科云链已发展成为全球领先的区块链产业集团,业务涵盖区块链大数据、区块链浏览器、区块链产业投资、区块链孵化器等众多领域,在中、美、欧、日、韩等10余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分支机构。

在技术研发方面,欧科云链集团专门成立了区块链工程院,公司自主研发的底层架构产品在实现区块链众多先进特性的基础上,大规模提升了技术的可扩展性。

欧科云链集团利用其区块链大数据能力,自主研发的区块链浏览器OKLink及“链上天眼”,除了提供区块链基础数据查询、地址标签库、地址画像、跨链项目数据聚合等商业化功能,还包括链上交易追溯、地址关系分析、链上资金流向追踪等反洗钱功能。

“链上天眼”上线以来,帮助多地司法机构开展区块链反诈骗、反洗钱工作,屡次为用户追回损失。2020年11月,某地警方向公司发来感谢信,感谢“链上天眼”对于打击数字资产领域犯罪,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做出的贡献。

在产业投资孵化方面,欧科云链集团投入1亿美元设立产业资本,并联合策源资本设立100亿人民币共赢母基金计划,为全球区块链优质创新项目、底层技术研发项目提供投融资和全面孵化,构建区块链产业生态。

“欧科云链集团过去很少阐述自己的愿景,但我们想和前面的那些成功者一样,给这个世界哪怕带来一点点的改变,也始终是我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徐明星表示。

抱怨就像喝海里的水,越喝越渴

“让打胜仗的思想成为一种信仰。”

在华为内部,任正非时常引用美军上将邓普西的这句话。

虽然欧科云链如今已经在港交所上市,人员也遍及全球各地,但在徐明星看来,欧科云链仍然是一个创业型公司。

过去是大吃小,互联网时代是快吃慢。

他要求所有部门的工作要轻、要快、要迅速。

对于徐明星来说,他想把欧科云链打造成直来直往、简单明了的企业文化。这也是他自己个性使然。

而作为硬币的另外一面,有时候过于简单,就会无意中伤害了部分人。

“结果决定一切!”

这是他判断高管团队和员工的唯一一把尺子。

不怕打不倒的兵,最怕打不倒的将。

“将”一方面意味着权力,同时也意味着责任。在选择业务板块负责人时,徐明星会特别注意这一点。

他希望每个负责人都要有取胜的信念。

取胜的信念不是推着你打,逼着你打,而是你自己想打,是内心中有这样一种自觉。

“战术有千百条,头一条就是肯打。”

气不盛者,遇事气先慑。

少年意气强不羁,虎胁插翼白日飞

经历十余年的创业以及转型,徐明星内心似乎仍然是那个不羁的少年。

做企业,逐利之心不可或缺,但要成大业者,济世情怀才是真正的支撑。

如今,区块链技术正处在加速成熟过程中,各个领域的应用探索日益增多,全球各国都在争夺这一技术高地。在中国,区块链技术也被国家列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

今年2月,据零壹智库、数字资产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中国区块链专利数据解读(2020)》显示,2020年,全球区块链专利新增1.03万件,有29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了专利申请,中国和美国是专利申请数量最多的两个国家,其中,中国2020年新增区块链专利约8200件,占全球总数的79.6%;美国新增1434件,占全球总数的13.9%。

技术的进步是按照幂定律,以指数级增长,一旦实现突破,发展会异常迅速。

终有一天,我们将进入区块链的时代,那时,徐明星也将迎来属于自己的战场!

徐明星:少年意气强不羁
QR code